投资门槛体现在套利上,可转债套利模型介绍

我在浙大学设计的时候,我的室友每天都在绞尽乳汁思考怎么创新,比如马桶怎么改良水才能不溅起来,比如垃圾袋怎么设计拎起来的时候可以不沾到垃圾。抓耳挠腮一年后,室友拿了一个会反光的雨伞去投稿红点了,说这个下雨天是雨伞,晴天撑开放地上当辐射炉,可以给非洲兄弟烧水,真是百年一遇的好设计。我们知道援助非洲从来都是国际设计届的政治正确,我们当年讨论群的名字就叫“关爱非洲”,室友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红点Best of Best大奖。过去几年,我们系基本人均一个烂大街的红点奖,但是花钱买不到的IF奖却是几年也不出一个。管中窥豹,想来这么多年了我们系也没能设计出不会溅起来的马桶。

我那时候就很羡慕隔壁光电系。他们不用每天盯着马桶,他们有设备。光电系本科生就能靠全国也没几台的几十亿的设备出成果,没人竞争啊,随便出个实验结果都是创新。从那时候我就知道了科研的门槛有多重要,你是要跟清华光电那稀稀拉拉几个人竞争,还是跟全中国用马桶的人竞争,决定了你努力的效率。
投资的门槛则经常体现在套利上。金融学课会告诉你,任何的超额收益都会吸引套利资金进入,压缩套利空间直到为零。但在现实交易中,则因为形形色色的门槛,挡住了大量的聪明钱,从而留存了套利的空间。以18年的可转债和可交债举例:

可转债在国内属于新生事物,门槛是知识储备。能否第一时间反应出来它可以用看涨期权模型定价,并因其Exotic的条款使用蒙特卡罗求解,决定了你是否能在18年赚取远超大盘的收益。比如集思录上争论一年的未到转股期折价问题,通过欧式看涨期权和美式看涨期权的等价原理很容易就可以证明是否到转股期不影响理论价值,从而指导自己的判断。我在18年全年满仓带融资的情况下,获得了20%的正收益,跑赢大盘45%,靠的就是乱定价的可转债送钱。事实上,今年大量的机构已经反应过来,都开始学习可转债的模型,可转债定价已经趋于正常。所以这个套利的窗口期只有一年,有人领进门勤学苦练还能跟得上,没人领进门就一直只能执着于简单的纯债价值和溢价率指标了。(考虑过一段时间写一个期权入门伴读系列?)

所以我们碰到一些套利,我们首先要思考,这件事情的门槛有多高。是因为资金大小约束了只有你能做而大资金做不了(比如打新),还是只有你懂而其他人都不懂(比如内幕消息),又或是只有你愿意做而其他人都嫌麻烦(比如多账户套东证睿丰或是开B股套小天鹅B)。如果都没有,那你就要思考一下,没有门槛,你凭什么赚超额收益。像是过去两年的要约收购,英力特,神州长城,水井坊,我就看不出有什么门槛,我不懂我的竞争力在哪里,那我为什么要去送死。
我娘一辈子没交易过股票,而我爹已经是久经沙场常年亏损的老股民了。我娘就问我爹,这个股票怎么就能赚钱啊。我爹说,很简单啊,你低价买进去,再高价卖出去,不就赚钱了吗。我娘听了频频称是。

一旁下自走棋的我却察觉到了一个悖论——不论是小散还是狗大户,不管是手机APP还是跑营业部,买卖股票都是件零门槛的操作,一个没有门槛的事情,怎么可能赚钱呢。

一个道理很简单,如果买卖可以赚钱,那么任何一个股民都应该赚的盆满钵满,或者那个最会买卖的,可以频繁进出,无限放大资金量,迟早把全世界钱都赚光。这明显和我们常识的七亏二平一赚不符嘛。

这里给出食利学最重要的结论——股票赚钱的秘诀不在于买卖,而在于持有。

只有持有才是有门槛的。你有一百万资金,就只能持有一百万市值的股票乘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多出多得,按资分配。这就是资金的极限,也是整个股票市场的护城河,它保证了市场的钱不会被最会赚钱的那个人赚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