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航空业要有未来,就必须改变商业模式

如果航空业要有未来,就必须改变商业模式

图片[1]_如果航空业要有未来,就必须改变商业模式_繁木网

疫情造成的各级人员流动性急剧下降,影响了一个亟需重新思考的行业:航空运输。
2020年期间航空旅行的急剧下降,导致大多数航空公司出现重大亏损,尤其是利润率较窄的低成本公司。挪威航空刚刚申请破产,而瑞安航空和易捷航空则宣布严重亏损并大幅裁员。鉴于明年情况不太可能有太大改变,而世界1%的人口占全球航空业排放量的50%,这些旅行者在未来几年的旅行量预计会减少,因此不需要太多的想象力就能预测到行业的重大危机和不少公司的关闭。
航空业是对许多国家至关重要的另一个行业 — — 旅游业 — — 的推动力。这就是为什么它多年来获得了如此多的好处,包括在许多情况下免除燃料税。许多国家的立法允许它们对燃料征税,据估计,对每升煤油征收33欧元的税,类似于对公路运输征收的税,将使欧洲联盟每年产生约95亿欧元的收入,而对从欧洲出发的所有航班征收15%的税,将产生约150亿欧元的收入。

图片[2]_如果航空业要有未来,就必须改变商业模式_繁木网

让航空业免于支付燃料税是一种事实上的补贴,使其发展到目前不可持续的水平。只要看一下航空交通的实时地图就会明白,我们的飞行量远远超过了地球所能承受的极限。航空业是造成全球变暖的最大因素之一。
对航空燃料征税将有力地激励企业提高能源效率,甚至通过向电动航空过渡来规划低碳化。在挪威等国家,计划到2025年电动飞机开始载客,到2040年所有国内航班全面电气化,小型飞机很可能由氢电池而不是电池驱动,因为电池还是太重了。在挪威北部,半径350公里范围内约有16个繁忙的机场:特别是在冬天,走700公里的路,可能需要十多个小时。没有人愿意在类似的条件下少坐飞机–但他们确实希望减少这些航班的碳足迹。在德国,绿党的做法更为激进:他们建议通过大力投资火车基础设施,让国内航班过时。
如果我们的政府要用我们的钱来拯救航空公司,这些行业至少应该被迫去碳化:与几十年前的价格相比,我们都很高兴飞机票更便宜,直到我们看到这些飞机在天空中的碳足迹大小。飞行是安全、快捷、方便……但我们需要改变模式,注重可持续性。
北欧的做法可以很容易地推广到欧洲,那里的大部分航班都是短途飞行,需要使用清洁电力驱动的小型飞机。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合适的条件,而一个因不缴纳燃料税或有任何激励措施来抵消排放而可以自由污染的行业不是前进的方向。
如果说没有其他原因,这场大流行病也是一个机会,可以让我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而目前的大流行病是受到气候紧急情况的影响。航空运输业迫切需要被迫改变其商业模式,把成本控制好,最重要的是要对其排放负责。这个行业能在这些变化中生存下来吗?当然可以,但它需要首先重新思考和彻底改革其商业模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