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

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

图片[1]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小时候家里蚊子多,晚上睡觉都会挂上蚊帐,一些蚊子特别贼,喜欢从蚊帐交叠的缝隙里钻进来,那会父母总喜欢拿几个沉甸甸的手工缝制的小枕头压在蚊帐底部,蚊帐压实了,蚊子就找不到缝隙钻。

那种枕头大概属我家独有,外边裹着棉布,里边装满一粒粒硬质的东西,有一回调皮我把它剪开,哗啦啦掉出来一堆白色的小石头,石头大概长这样。

图片[2]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后来才知道那是废弃的电阻,是奶奶从大伯和二伯家里拿过来的,而大伯二伯是在厂里拿的,他们工作的厂叫三环。

每个潮州人,或多或少都会跟这间厂扯上关系,或有亲戚在里边,或有朋友在里边,挖数童年的很多记忆也跟它有关,除了家里随处可见的电阻,身边也有3个亲戚和2个朋友在里边工作过,对它我是既熟悉又陌生。

广东潮州市又名 “瓷都” ,街上走随处可见陶瓷店

图片[3]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这些店主要卖陶瓷杯、碗、碟、瓶等,还有各种陶瓷摆件,潮州枫溪区有一个陶瓷城,去那边走一遭会惊讶于陶瓷制品的丰富度。

图片[4]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路边陶瓷杯批发

图片[5]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潮州陶瓷城

陶瓷是潮州的支柱产业,2019年潮州5803间陶瓷厂贡献了546亿的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26.4%,占全市GDP的14.1%,潮州256万常住人口中有几十万人(25万以上)直接跟陶瓷相关。
(256万人口来自全国第7次人口普查,其他数据参考自:
http://www.zgczswdx.net/website/34/159642572267356331548/newsDetail
http://czcia.com/m/news_view.asp?id=53)

图片[6]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图片[7]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潮州枫溪区的陶瓷工业园

但潮州三环生产的不是陶瓷杯这种简单的东西,他的主要产品叫光纤陶瓷插芯及套筒,长这样

图片[8]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这玩意主要用于电信网络基站,连接光纤用的,以前是用不锈钢,但因为不耐磨和容易老化,最近20年改用陶瓷。

随着电信网络的发展,国内基站越建越多,而潮州三环也乘着这波风口,一举成为国内光纤陶瓷插芯的龙头企业。

三环是生产陶瓷插芯的,那为啥小时候我家电阻那么多?翻开其14年财报,原来电阻也是其产品之一,只是营收占比较小。

图片[9]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说起三环,他可是我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父辈们谈最多的是厂长张万镇的各种传奇故事,国庆在家闲来无事收集了点关于他的资料。

1949年生人,张万镇生于潮州市湘桥区,少年时的张万镇读书仅读到初中,那个年代能读到初中也算了不起了,1973年,24岁的张万镇被招工,成了国营工厂-潮州无线电元件一厂的一名普通工人。

从普工做起,他凭借努力和才干,当上了车间主任,后来一路升迁当上了厂长、总经理。1984年,工厂开始引进外国先进设备,电阻及瓷体开始实现自动化生产。

1988年,张万镇被电子工业部授予 “劳动模范”,并被全国总工会授予 “优秀经营管理者” 和五一劳动奖章。

1992年,潮州市无线电元件一厂完成了股份制改造,摇身一变成为潮州三环集团。

1995年,领导视察潮州市曾到访三环,股改后的三环产品以电阻、电子陶瓷、建筑外墙砖、电阻瓷基体为主,年产值3亿多元。

1998年,张万镇带领企业,建立广东省电子陶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往电子应用领域发展,2001年,光纤兴起,光通讯逐渐改用陶瓷部件,三环又从电子应用转向光通信领域。一步步踏对风口,三环将陶瓷这种再平常不过的日用品,变成了高附加值的科技产品。

98年时,张万镇因为工作出色被提拔为潮州市副市长,分管交通邮电等工作,直到2007年,他辞去公职回归三环,成为三环集团的大股东,到了今天,72岁的他仍然活跃在企业一线。

截至2020年,潮州三环是光纤陶瓷插芯的全球龙头,占全球销量的63%,年营收也从95年的3亿多,变成20年的40亿,10几倍的增长。张万镇本人也成为2019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一位,排名308,身家87亿。

老板富了,他也带动手下员工共富,据父辈们说当年三环曾号召员工们买股票,普工也有资格买,身边就有一个亲戚当年几千元买入三环原始股,如今10几年过去,几千元变成30几万。这还是少的,据传当年三环的车间主任手笔更大,被老板下指标几万几万地买,买了还不准卖,如今价值上千万,财富自由往往就是当年的一念之间。
图片

(张万镇部分参考自《从初中生到副市长到潮州首富:张万镇的“三环”传奇》一文)

国庆某天晚上跟同学聊起这事,他笑话我说这种是小概率事件,先不说当年那些买原始股的员工大部分1、2年后就卖了,几千还是几千,更多的是当年潮州其他一些大公司也号召员工买原始股,买着买着公司就倒闭了,投入的钱血本无归。赌对未来不需要眼光,当年也没几个人有眼光,更需要的是运气,就像那个买了股票后忘掉账户的老太太。

这次回乡挖数有2个朋友也进了三环,一个之前在珠海工作,一个之前在潮州一家通信企业工作,虽说职位都是普工,但看他们晒的工厂午餐照片,感觉吃的比我还好,待遇据说也很不错,月薪6000左右,就是辛苦了点,只可惜他们没赶上父辈当年买原始股的好时候。

截至2020年,三环总员工数10761,每200多个潮州人中就有1个在三环上班,在潮州街上走,经常看到三环班车穿行,心中竟有种隐隐的自豪感与感激之情,感激它助力了家乡的经济,以及解决了乡邻们的就业。

目前三环集团的股价也比较贵,可以加入收藏研究

看看是否在你打击范围之内

图片[10]_聊聊大部分潮州人都去上过班的企业,三环集团(300408)_繁木网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