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芒格最新睿智问答精选及老唐点评

北京时间2月25日凌晨2时,97岁的查理·芒格作为Daily Journal董事会主席及大股东,在股东大会问答环节和股东互动了两个小时,留下了大量睿智的问答。
老唐从中剔除部分与Daily Journal业务相关及美国财政刺激政策相关的问题,留下让我产生感触的部分精华问答,并附上个人点评,作为记录存档,顺带分享给你。
问答同时参照了《证券市场红周刊》和《聪明投资者》的中文译本。谢谢红周刊和聪明投资者的翻译图片
当两种中文译本不一致时,老唐主观选择了自认更符合查理.芒格一贯观点的表达。
——请注意,老唐不懂英文,没有看过英文原文,无法保证这种选择是正确的。
同时,老唐还基于个人理解,对部分文本做了“中翻中”式的语句调整,同样无法保证这种调整是正确。

提问:谢谢芒格,你在今年的股东信中提到最近的股价上涨主要是由于市场投机热潮。那是不是可以认为目前全市场也处于这种投机狂热之中,这种市场行为意味着什么,投资者该如何应对这种阶段性的市场狂热?

芒格:这种疯狂的繁荣景象在市场经济下时有发生。在互联网泡沫时期,硅谷的房租也随之暴涨,但是短短几个月之后,三分之一的办公室人去楼空。在我数十年的投资生涯中,见证了太多这样的情况。我的应对方式就是静观其变——这也正是投资者应该采取的方式。但是很多投资者会拥向人群,购买股票,加入狂欢,甚至不惜加杠杆,因为他们不想错过疯狂的牛市。这种投资方式自然是十分危险的,我建议投资者应该更加理性。因为不想错过牛市而追涨买入,和赌博没什么两样。然而,劝人不要赌博,就像一首诗所说的:“你应该学会克制,但我知道你不会听从我的建议。”

老唐点评:本段问答的核心内容有三点。第一,市场狂热是周而复始来临的,这次和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狂热没有什么两样;第二,投资者的理性作法是不接受诱惑,不要因为害怕错过牛市而放弃自己的原则去参与,尤其是不能被财富梦想所诱惑,加杠杆去参与;

第三,因为害怕错过牛市而放弃原则,甚至加杠杆参与,和赌博无异。然而,这种赌博是人类的天性,很少有人能够抗拒。

即便是由老芒格劝阻,真正能听进去的人依然很少。这也是泡沫周期性产生的原因。其实老芒格说的这个明知道不应该,但就是扛不住诱惑的人性,就是老唐相信能够反复占到市场先生便宜的信心来源。

提问:你对最近游戏驿站的散户逼空行为怎么看,这件事对市场卖空行为有什么影响?

芒格:当一大群人把股市当成是赌场的时候,这种事情就会发生,这就是当前股市上正在发生的事。那些从赌徒身上抽取佣金收入的人会火上浇油,助长这种疯狂。当情况变得极端,就会出现逼空。一般会关注逼空行为的是清算机构,而不是普罗大众。但这次整件事完全出格了,大家甚至开始关心清算所是否会崩溃,这就相当危险了。任由这种赌徒文化充斥在资本市场是非常愚蠢的,这会导致麻烦——事实上已经产生了不少麻烦。对于这种散户狂热行为,我有一个简单的建议,就是经纪商要向客户推荐对他们有利的股票,而不是为了赚取更多的佣金收入而向他们提供赌博服务。现在有些新的股票经纪,纯靠兜售带有投机性质的股票来为自己牟利,我认为这种赚钱手段是非常肮脏的。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市场本身也是疯狂的。

老唐点评:这是芒格从道德上谴责怂恿散户投机的经纪机构。这种谴责几乎不可能对经纪机构产生作用,但或许能让监管机构思考制度性约束的必要性。

提问:有不少投资者想听你谈谈李克·古瑞恩(Rick Guerin,2020年10月去世,享年90岁)以及你们最珍贵的回忆。

芒格:几十年来,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他是一位优雅的绅士、一个贴心的伙伴。我们曾经一起完成了不少壮举,李克、巴菲特还有我曾经是铁三角,我们在一起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李克从来都是那么幽默、那么富有智慧。他当时参加了美国海军的智商测试,取得了最高的记录之一,这也是为什么他的人生上升得如此之快——他实在是太聪明了。和他在一起你永远不会无聊,他喜欢跳伞、跑马拉松,如果不是和他在一起,我绝不会尝试这类事情的。李克充满勇气,乐善好施,他活到90岁,走完了精彩纷呈的人生岁月。在我这个年纪,朋友走一个就少一个了,没人可以替代他们。

老唐点评:收录这个问答,主要为了存下有关李克.古瑞恩的逝世时间,毕竟这是一位在《巴芒演义》里出现过的重要人物。《巴芒演义》面世后大约半年,古瑞恩离开了这个世界。不知道这半年里是否有其他语种的书籍记录他老人家的生平。但在中文世界里,《巴芒演义》很可能是古瑞恩还在人世时,最后一本记录他老人家事迹的书籍吧。

提问:很多人认为现在的情况和互联网泡沫时期相似,市场行为像极了90年代末期,最终这波行情会以惨烈的方式结束。芒格:是的,我同意,它会以惨烈的方式结束,但我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崩。老唐点评:每个泡沫都有一根命中注定的针,知道它会破灭不难,困难在于“何时”。很多投机者,其实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参与一个泡沫,只是判断/猜测/赌自己不是最后一个接棒者。其实这里面的大部分人,最终都判断/猜测/赌对了。只是破灭前,没人知道自己会是大部分,还是倒霉的接棒者,一切要看命。而一旦成为接棒者,人生就可能彻底毁掉了。提问:你在之前的演讲中提到,当买卖双方都认为某类资产比它的实际价值更值钱的时候,泡沫就产生了。目前美债符合你说的这种情况吗?因为美债价值决定了其他资产类别的价格,如果它确实泡沫化了,那将意味着什么?

芒格:不,我不认为美债有泡沫存在。在低利率下,我不认为它是一项好的投资品种,但我也不认为它有什么大问题。我不知道的是:目前人为调控的低利率,以及政府如此大量超发货币,会对未来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也不认为有其他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人抱怨说现在经济刺激方案太多了,或许吧。

老唐点评:宏观太难了,智者如芒格,也只能说不知道,而且不认为有人知道。幸好,投资不需要依赖宏观判断。提问:在市场中,手握着现金什么都不做,需要很强的定力。你是否认为在一些市场情况下,现金为王是有必要的?

芒格:我相信其实每个人可能都愿意高抛低吸。对于股票投资来说,这很正常。当我们遇到好公司的时候,肯定想用一个比较好的价格买到它。但如果在泡沫出现的情况下,好公司的价格太高,买它就不是一个好主意了。当然,我肯定也愿意在估值比较高的情况下持有股票,但是不能太高。

老唐点评:这句话很直白,不需要解释。作为全球公认的价值投资代表人物,芒格清晰地解释好公司也需要在好价格买入,而不是好公司无需看价格。估值比较高的时候,也还可以持有,但太高还是要抛,而不是「死了都不卖,永远陪伴企业成长」。对于估值多高算高,不同的投资者之间可以有分歧。但对于估值太高时是否需要卖出,我相信芒格的回复非常权威,也非常有说服力。

提问:你认为在GDP下行时期,价值投资仍然奏效?另外你对分散投资怎么看?

芒格:价值投资永远不会过时。在我看来,价值投资就是在你买入股票时永远关注它是否能带来更多价值,这永远不会过时。有人认为价值投资就是去寻找那些有很多现金或资产,但是商业模式很糟的公司,我不认为只有这才是价值投资。我认为所有好的、赚钱的投资都是价值投资。只是有人在优秀的公司中寻找价值,有人从不那么好的公司里寻找价值,无论如何,大家都在找寻更高的投入产出。但有趣的是,很多人认为持有100多只股票比只买了4、5只股票显得更专业,我觉得这种观点有问题。我认为找到4、5只稳定赚钱的股票,比起找到100只赚钱的股票要简单的多。很多人说持股多,体现了分散投资的理念。但我不认为这是分散投资,我更愿意称之为“恶化投资”。对我来说,持有2、3只更加熟悉的股票让我感到更加舒适。

老唐点评:这段话里,芒格说了两层意思,第一,并非购买高清算价值、低PE低PB等所谓包含“价值因子”特征的股票才是价值投资;第二,重复了对流行的分散投资理念的不以为然。

提问:伯克希尔最近卖出了大量富国银行的股票,但是Daily Journal只卖了一点点?如果对于伯克希尔来说,富国银行不值得持有,那对于Daily Journal来说是否应该采用同样的标准?

芒格:我不认为两家公司在所有事情上都要保持一致,两家公司在税收上的考虑就不一样。毋庸置疑的是,从长期投资价值上看,富国银行是令人失望的,因为它老旧的管理模式、糟糕的企业文化以及较低的员工激励。我们并不是恶意卖出,而是看到富国银行的一些员工已经出现了欺骗客户的行为,令人遗憾。巴菲特对富国银行不再抱有任何幻想,选择了卖出。相比之下,我对银行家们更加宽容,不像巴菲特那么高标准、严要求。

老唐点评:这段问答挺令人感慨的。富国银行曾经是巴菲特的经典战役,是1990年就介入的投资。银行业也一直是巴菲特自认最熟悉的能力圈,几乎可以说没有之一。巴菲特经常在电视采访中举例说“比如我,比较熟悉银行业”。然而,三十年后,巴菲特对其爱股“不再抱有任何幻想”,认为富国银行的长期价值是令人失望的。这一切,从正面意义上说,提醒我们远离复杂企业;从负面意义上说,也让我们越发的不敢信心十足,更加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毕竟哪怕是自认在能力圈内的企业,也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提问:现在适合投资银行股吗?它们的股价是否更加稳定?

芒格:所有的股票都会有波动,我的确认为经营优秀的银行是很好的投资标的。但银行业最大的问题是银行太多,而合格的银行家太少。有着巴菲特那样思维模式的执行官很少会遇到麻烦,但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把银行经营好是一件很难的事,有太多的诱惑使人犯傻,比如以长期业绩为代价,追求短期的好业绩。很多银行家会屈服于这种诱惑。所以尽管不是不可能赚钱,但投资银行股赚钱确实比较困难。

老唐点评:离金钱太近的地方,容易迷失灵魂,银行家们犯傻是高概率事件。投资银行股赚钱不是不行,只是比较难。

提问:对银行来说最大的威胁来自哪里?苹果支付或PayPal等公司,会对它们形成颠覆吗?

芒格:我不知道未来的银行业具体会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未来的支付系统会如何演变。但我认为优秀的银行会对人类文明产生贡献,而且各国的央行也会继续控制银行系统和货币供应。我不认为比特币会成为世界通行的交易媒介,它只不过是一种人造的黄金替代品。从未购买过黄金,因此我也不会去买比特币,我希望大家都像我一样别碰比特币,它让我想到奥斯卡·王尔德对当时风靡一时的猎狐行为的评价:一群疯子在追逐一件毫无价值的东西。

老唐点评:如果以价格论,芒格对比特币的看法一直在被打脸——市场并不因为老人家德高望重或者历史成功就法外开恩。从100美元的时候,芒格就说比特币是耗子药,目前价格已经到5万多美元了。但我认同芒格的看法,比特币没有可能成为货币。货币最主要的价值是作为一般等价物协助交易,需要价值具有相对稳定性。其他的流通、支付、记账本位及价值储藏功能都是在“一般等价物”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比特币总量固定的特点,如果作为货币,将注定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导致巨大的通货紧缩,摧毁整个经济系统——即有限的货币对应越来越多的商品和服务,必然导致商品和服务的货币标价越来越便宜,或者说货币价值越来越高。理论上说,人们通过储藏货币、拒绝交易,就能分享生产力发展带来的大部分成果,其本质是反发展的。更何况,比特币的基础是摧毁政府发钞权,抢夺铸币税。任何政府都有暴力毁灭竞争者的潜在需求。所以,比特币只能作为一个投资/投机品种存在,是货币的买卖对象,不可能成为货币本身。当然,需要声明的是,以上仅是老唐个人的肤浅看法,老唐对比特币了解不多,观点很可能是错的。以上观点,接受反驳,并谢谢赐教

提问:Daily Journal的投资组合中持有不少比亚迪的股票,而且这两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浮盈,也许比公司内在价值的增长要高得多。在继续持有和卖掉它之间,你会如何抉择?

芒格:好问题。我们持有比亚迪的前五年,股价基本没什么涨幅,但前两年涨幅很大。原因是在中国的汽车产业链从燃油到新能源转型过程中,比亚迪占据了有利地位,这让中国的投资者推高了它的股价。我们倾向于继续持有比亚迪,因为我们继续看好它,而且卖出股票需要给加州和联邦政府交很大一笔税。我有一个做风投的聪明朋友,他们持有大量股票,但常常会择机卖出一半仓位,这样之后无论行情如何波动,他都觉得能接受。我们不会这样做,但我也不会批评他的做法。

提问:有个类似的问题,你认为电动车企业的估值是否有泡沫?比亚迪200多倍市盈率——当然这个估值水平相比特斯拉的1100倍PE还比较正常。我知道伯克希尔以长期持有优质公司的股票著称,但是否会存在股价过高以至于公司业绩无法支撑的情况呢?你选择持有而非卖出的原因是什么?

芒格:其实我也很少持有像比亚迪这样估值高到让人血脉贲张的公司,对于选择持有比亚迪,我还没有形成体系,还在不断学习。我们非常喜欢这家公司,也很欣赏它的管理层,所以我们会遵从内心的真实想法,继续持有。

老唐点评:这个问答里,芒格说的很清楚,这种情况下,卖或者不卖都不是错。自己倾向于继续持有,但这不是投资体系下的必然决策。自己还在学习,对这类股票还没有形成完善的投资体系。选择继续持有,只是因为喜欢这家公司、欣赏管理层(跟着感觉走),同时也不想因为卖出而被政府征收一大笔资本利得税。

提问:两年前,你认为当时美国惟一值得买的股票就是Costco,你为什么认为亚马逊未来需要担心Costco,而Costco不用太担心亚马逊呢?杰夫·贝佐斯是你见过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吗?对于他辞去亚马逊CEO之后来要投身的新项目,你感兴趣吗,会选择投资吗?

芒格:我非常欣赏杰夫·贝佐斯,我认为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生意人之一。我们对他的新项目还没有足够了解,所以暂时不会跟投。每个投资人都会遇到艰难的抉择,因为总有很多聪明、值得尊敬的人得出相反的结论。我之所以认为Costco对亚马逊来说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威胁,是因为大家都相信Costco能为他们带来巨大的价值,这这个方面,Costco有着比亚马逊更好的口碑。

老唐点评:我特别喜欢这句话「每个投资人都会遇到艰难的抉择,因为总有很多聪明、值得尊敬的人得出相反的结论。」是的,投资不易。我们只能在自己能理解的范围内,按照自身能力去选择更好的投资对象,并不能保证选择一定是对的,因为任何时间都有很多聪明的、值得尊敬的人和你做相反的选择。好在,良好的投资业绩,并不需要所有的选择都正确。我们不是要成为100%正确的人,而是要成为更好的自己。

提问:您经常在脑子里复盘自己的投资吗?对于有些投资,您是不是应该更早的就做出决策?

芒格:我常常犯错。回顾这些错,我也常常想如果当时做了相反的决定就好了。但是犯错是无法避免的,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也是很难的。现在我对自己宽容多了,我对我的投资生涯挺满意的,也不再去想其他人是不是比我做得更好。我觉得我很幸运,在投资生涯的前期就找到了包括检查清单在内的很多投资方法。这些投资方法,过去和现在一直非常的奏效。我建议其他人也遵循我的一些方法。

老唐点评:这是继续阐述上条内容。投资过程里,犯错是必然的,无法避免的。好在良好的投资业绩,并不需要每次都对,所以,对自己宽容一点,可以过的开心一点。妒忌其他人做的更好,只能是惩罚自己,让自己不舒服,不会产生其他价值。

提问:你认为50000美元的比特币更疯狂,还是700美元的特斯拉更疯狂?

芒格:巨石强森曾说他不知道虱子和跳蚤哪个更糟,我也不知道特斯拉和比特币哪个更糟。

老唐点评:保持了一贯的毒舌水准。其实就是说两样都很垃圾。

提问:你投资中国股票非常成功,你对中国政府的调控政策怎么看,比如蚂蚁IPO被暂停一事?另外你认为比亚迪是否有一天会被国有化?

芒格:我认为比亚迪不太可能被国有化。至于马云,考虑到中国的情况,那些话不应该由他来讲。我觉得中国调控经济的方法非常精明,比我们做的好多了。他们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我觉得这样的趋势会持续下去。当然,我们都更喜欢自己的文化。我虽然夸中国,但是我本人也不愿意住在中国,我更喜欢美国。我的确很欣赏中国这些年的成就。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不去欣赏中国的成就呢?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像中国一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脱贫。现在中国的发展非常耀眼,他们在类似人工智能还有机器人等方面的技术也发展得非常好。中国已经融入了现代社会,我是这么看的。

老唐点评:这段不需要点评,字面意思很清楚。但必须景仰老先生,对大洋彼岸的中国文化了解的不比我们浅。

提问:你曾经说过,了解业务的最佳方法是研究大公司数十年的财务业绩。你还说,如果商学院不采用这种方法,学生会错过很多东西。 你能否详细说明应如何围绕这种方法构建课程?例如,你会推荐什么作为教材?

芒格:哈佛商学院以前有商业史的课程,他们会让学生了解运河的挖掘、铁路的建设,带学生领略工业的起伏、经济的变化等等。这对所有人都有帮助。如果我要教商科,我会采用这个哈佛商学院用了很久的教学方式。但现在他们不这么做了,因为教这门课是从其他教授那里窃取案例,这在学术上对他们来说不方便。但是,确实,开始学习商科之前,应该首先研究资本主义的历史,包括它是为什么、怎么运作的。在这方面,很多商学院做得不好。长期来看,商业的成功与生物学很像。在生物学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资本主义几乎也是同样残酷的。想一想那些曾经繁荣昌盛的事物,现在已经消亡了。谁曾想到通用汽车和柯达会破产呢?了解这样的商业史(对投资)很有用。

老唐点评:多读商业史对投资很有用,尤其是那些企业甚至行业失败和消亡的历史。

提问:您曾在一次演讲中表示,你要知道怎么去学习,才能够真正的成功。

芒格:最简单的就是学会如何学习新东西,这个非常有用。我举Jerry的例子,如果他不会学习新东西,现在就会对报业一无所知。我认为要教别人怎么学也是很难的,有的人天生就有学习的能力,有的人可能没有。

老唐点评:重要的不是学历,而是(终身)不断学习新东西的能力。

提问: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伟大的投资家,有什么样的共同点?

芒格:如果你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围棋,确实会有一个很好的起步,因为围棋界竞争性很强,大家都非常有天分。但也有可能,无论你怎么努力,你都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棋手。因为有些伟大的棋手可能是天生的。同样,也可能一个人无论如何勤奋,也不一定就能够成为一个伟大的投资者。但是,如果你能够避免一些投资陷阱,一个努力勤奋的人,完全能够获得良好的投资结果。投资管理行业是一个风险很高的行业,就像李录他为什么是非常好的投资者,因为在做决策的时候,他可以非常的聚焦。对于普通人来讲,要成为伟大的投资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老唐点评:老唐在《巴芒演义》序言里写过「即使你读过《巴芒演义》,你可能还是成不了巴菲特,但成为更好的自己、更富裕的自己,却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书房里,老唐也经常收到一些朋友的反馈,说分析企业太难了,想达到某某水平简直看不到希望,很灰心。其实,这就好比将纯白和巴菲特之间的距离划分为0到100。你我想达到100,的确几乎没有希望。但这个世界并不要求你我达到100,也不是做不到100就只能躺下做0。实际上,我们可能做到60,甚至30,就已经足够我们及我们的家庭富裕一生、快乐一生了。将我们日拱一卒的目标,定义为比昨日之我有所提升,成为更好的自己,更富裕的自己,这个拱卒过程就会快乐、开心,每天都会有收获,每天的幸福感会多一点点。这不就是有意义的人生吗?

提问:从道义层面上讲,管理层是否需要引导公司股票以公允的价格交易?

芒格:目前Daily Journal的股价较高,如果我去选择,我不会出这么高的价格去买。但是我觉得在道义层面,管理层没有义务将股票的价格控制在一个十分公允的范围内——只要我不是在推销自家的股票。

老唐点评:芒子曰「持有≠买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