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辉山乳业财务造假被强制退市,曾因疑财务造假闪崩暴跌85%

曾在盘中上演离奇崩跌的辉山乳业被取消上市地位。

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半小时之内暴跌85%,此后停牌至今,最终惨被退市,不仅投资者损失惨重,还有20余家债权银行也深陷泥淖。

辉山乳业被取消上市地位

12月18日晚间,港交所发布公告称,由12月23日上午9时起,对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予以取消,该公司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期已暂停买卖。

根据公告2018年3月27日,港交所上市部认为公司并未符合复牌条件,因此将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第一阶段。2018年9月27日及2019年5月3日分别将辉山乳业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二及第三阶段,在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于2019年11月15日届满前,公司依然没有提交任何复牌建议,因此联交所决定取消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上市公司被除牌的流程有三个阶段,每个阶段最短6个月,其间公司可提交复牌建议予以港交所上市部审批,在每个阶段结束时,如果没有一个可行的建议,港交所会将公司至于下一个除牌阶段,直至取消上市地位。

而在停牌期间,辉山乳业重组消息不断,一度有蒙牛、光明等大企业有意“接盘”的消息传出,但均无下文。

中泰国际(香港)分析师颜招骏向时报君表示,被取消上市的公司,股东持有公司股票就成为废纸一张,只可以在场外交易,但因为场外交易缺乏流通性,所以在估值上会有很大折让。由于散户投资者难以了解公司实际业务及价值,场外交易渠道有效,因此站在散户角度来看,公司退市等于total loss(全部损失),持有股票会一文不值。

尽管香港保障投资者协会认为强制除牌制度对中小股东不公平,连套现的机会都没有,但港交所依然于2018年5月针对长期停牌而复牌遥遥无期的“僵尸股”开了一剂猛药,其中主要提到几点:

一是主板上市公司停牌需在18个月内,创业板上市公司停牌需在12个月内复牌,否则港交所有权予以除牌。

二是重点监察少数业务运作规模极低的上市公司。这些公司主要特征包括:近期业绩报告显示公司业务活动极度低迷,营业收入极低,出现亏损和营运现金流为负;公司无法证明其拥有足够价值的资产维持上市地位。对于具有以上特征的公司,港交所有权令其短暂停牌或将其除牌。

辉山乳业曾被沽空,股价暴跌

将时针拨回两年前。2017年3月24日早盘,辉山乳业股价突然断崖式下跌,盘中跌逾90%,当天下午1点,辉山乳业股票暂停买卖,停牌前股价跌幅85%,报0.42港元,市值一日蒸发320亿港元。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公司债券逾期,大股东挪用资产炒房,浑水做空直指公司财务造假是股价崩跌的主要原因。

作为区域乳业龙头,辉山乳业一度被看做财大气粗的白马股,然而好光景在浑水发布沽空报告后一去不返。

2016年12月16日,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发布沽空报告,直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认为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此外,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杨凯挪用公司资产1.5亿港元,甚至更多,因此公司估值实际接近零。遭遇做空后,辉山乳业当日紧急停牌,并以公告形式回应称,所有交易均符合港交所证券上市规则的规定。此外,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还以增持的方式进行“反击”。

2016年12月19日,浑水以国家税务总局增值税数据为佐证,又发布了第二份报告,称辉山乳业存在大量欺诈性收入,农产品建设条件恶劣,在维护上的资本支出不足以保证奶牛的健康以及牛奶产出。并维持对辉山乳业的财务问题判断,认为公司资金链出现危机。

2017年3月20日,债权行突然接到辉山乳业通知,称资金无法及时调度,不能按时偿还部分银行利息,欠息约3亿元,引发部分银行试图抽贷,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紧急召开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会议上,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

3月24日,资金链断裂危机终于传导至股价,辉山乳业322亿港元的市值1小时内灰飞烟灭,当日收盘仅剩56.6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辉山乳业在暴跌前还是港股通标的,且备受内资青睐。在停牌前,辉山乳业已累计60次上榜沪深港通当日十大成交股名单。根据港交所公布的港股通持股数据,在辉山乳业暴跌前一天,内地资金通过港股通合计持有9.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16%。

以3月23日收盘价计算,上述股份对应市值约27.0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24亿元。而在经过24日暴跌后,上述持仓对应市值仅为约3.6亿元人民币,内地资金单日浮亏超过20亿元,南下的内地资金损失相当惨重。

一、浑水精准狙击

早前,着名做空机构浑水公司曾发布沽空报告,指辉山乳业为一家骗子公司,公司价值为零。

浑水公司表示,至少自2014年起,辉山通过虚假宣称牧草苜蓿大部分自供,来夸大利润率。但发现大量证据表明,该公司长期以来都是从第三方购买大量苜蓿,因此我们毫无疑问地认为,该公司存在财务造假。此外,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也存在欺诈行为,我们估计夸大程度在8.93亿到16亿元人民币之间,资本开支造假的主要目的可能是为了掩盖其在收入报表中的欺诈行为。

有趣的是,浑水在报告开头即表示,使用了无人机对辉山乳业进行了调查。


尽管国内新闻界很早就使用无人机进行新闻报道,但很少听说国内的投资机构使用无人机进行公司调研。使用无人机进行实地调研,显然给浑水的做空报告增加了不少的可信度。

浑水甚至还动用了卫星来进行拍摄调研。浑水在报告中称,“正如2015年9月的卫星图像显示,牧场建设已接近完成,我们发现这种长时间的延迟令人惊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