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桂坊集团主席盛智文故事,酒店行业商业知识

兰桂坊集团主席盛智文是一位犹太裔的企业家,人称商界「鬼才」、「兰桂坊之父」、「米老鼠杀手」。回顾盛智文的大半生,可以发现这个快活、灵敏的老人从很小便展现了亮眼的商业天赋,他天生就是个企业家,一个贩卖开心的企业家。

19 岁那年,盛智文就靠做服装贸易挣到了 100 万美元。在低调、谨慎的香港商界,盛智文是最懂得如何让人们疯狂起来的人。他一手将脏乱差的香港兰桂坊打造成为世界级娱乐招牌;也曾临危受命,让连年亏损的香港海洋公园华丽转身,一举夺得「全球最佳主题公园奖」。如果没有盛智文,可能香港就没那么好玩了。他满脑子都是新点子,让工作变得好玩,并随时准备和大家一起进入派对的狂欢状态。盛智文自称,「我知道所有可以触发人们激情的按钮在哪里,我知道所有能让人们开心的秘密」。

2008 年,盛智文放弃加拿大国籍并加入中国国籍。为表彰他对香港的重大贡献,香港政府为盛智文颁发象征最高荣誉的大紫荆勋章。盛智文说:现在我终于不再是「鬼佬」,我是个中国人了。我从没后悔入籍中国,作为中国人我很骄傲,我爱中国。

1

「我很早便体会到了投入社会的重要性。我并没有完成大学课程,我想除非要从事律师、医生这些专业,否则用不着大学学位。我喜欢做生意,放弃学位宁愿要工作经验。」盛智文曾对媒体如是说。

盛智文是犹太人, 1950 年出生于德国,幼时随父母移居美国纽约。盛智文 7 岁时,父亲去世了,随后母子俩又移居加拿大。

盛智文自称是个没有童年的人,「父亲去世这件事让我在很小时就很成熟。我 10 岁的时候就开始派报纸,感觉自己是大人了,那时候我每晚要派 100 份报纸。12 岁时,我到一家牛排店打工,利用上学之余的周末在餐厅当勤杂工。当时我每周能挣 60 美元,而我老师每周的工资只有 35 美元。这些工作让我明白了做生意的责任感,也为我以后的工作打好了基础。」

在天生乐观派的盛智文眼里,年少的辛酸也是自豪的资本,「我靠自己的双手赚钱,感觉自己从小就不缺钱。16 岁的时候,我买下自己的第一辆车。19 岁时,我决定开办自己的公司。我来到了香港,把女士毛衣进口到北美市场。那时香港是世界工厂,我看到了香港的潜力。在我做女士毛衣进口北美生意的第一年年末, 19 岁的我挣到了 100 万美金。我又亲眼目睹了香港从那时的世界工厂变成了全球服务业的中心,工厂都迁到了内地,创业者们也来到了内地。而我看到了它的潜力,于是我搬到了香港,并在此开办了自己的贸易公司。」

改革开放后,盛智文又开始到中国内地寻找成衣厂专攻中高档时装,经香港出口至北美与欧洲。他在湖南长沙开设了在内地的第一间办公室。盛智文打趣说:当时选择湖南长沙完全是误打误撞,湖南是毛泽东的出生地,所以我以为长沙就是中国的中心。

那时候,盛智文的货物从长沙搭火车到香港,他自己则坐飞机。有时买不到飞机票,盛智文要从黑市上买火车票,再和穿着蓝灰色工装的中国人排长龙挤绿皮火车。尽管面临各种不便利,盛智文也从未有过埋怨或不理解。他喜欢中国人的友好和他们身上的天真。

盛智文表示,「那时中国人没有太多机会与外界交流,也没有什么机会见到外国人的脸。有时我走在街上,有的人甚至走过来想摸我的脸。」谈起这一幕,盛智文依然FanMu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坦言: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体验,我挺喜欢的。

由于利润空间大、市场反映良好,盛智文的公司很快便走上正轨。到了 2001 年,这家小贸易公司已经升值到 22 亿港元,被盛智文转卖给了利丰集团。

2

「这么多年来,兰桂坊什么都没变,还是那么热闹。变的是我,我已经没有头发了。」——盛智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香港仍处于港英政府统治之下,受英式风格影响,街边没有太多餐馆,在外用餐只能着装正式地去酒店餐厅。因为经营服装贸易生意,盛智文认识了许多年轻的国外买家,他们经常抱怨来香港没有好地方喝酒聊天。于是,盛智文相中了香港中环的兰桂坊,在那里开了一家名为「加州」的餐厅,成为他兰桂坊王国的开始。当时的兰桂坊不比现在,还是个生意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破烂地方:横街窄巷,旧楼林立,脏乱差不说,还背靠山脚,地处斜坡,风水不好。

那时候,盛智文想创造一种更轻松的生活方式。为了留住晚饭后的客人,盛智文将「加州餐厅」摇身一变成为「餐厅+酒吧+ Club 」的一条龙天堂,人们再也不用换地方消遣。不仅如此,盛智文还会举办各式各样的狂欢活动,给都市人群创造一个又一个可以不再「宅」,而去社交,去消费,去享受生活的理由。在香港人还没有过万圣节的习惯时,盛智文就将这个西方的传统节日引入兰桂坊。一开始,只是老外们自娱自乐,扮鬼、游行。后来盛智文融入许多本地元素,比如港片中经常出现的僵尸,而且亲自上阵扮演,成功引起香港人的兴趣,纷纷加入进来。

扮女装、伏地魔,盛智文常常花样百出,他也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尽兴即可。他每次公开「秀」出自己的时候,都能形成全城最热话题。他满脑子都是新点子,让工作变得好玩;他自称「知道所有触发人们激情的按钮」之所在,并随时准备和大家一起进入派对的狂欢状态。如此的「鬼马」和放荡不羁,也让盛智文被人们称为「香港最有趣的人」。

由于给人们带来耳目一新的生活方式,兰桂坊的「加州餐厅」开业后不久,便受到人们的追捧。盛智文回忆说: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买手的朋友们来了,还有其他「很多美丽的人们」都涌来了。那个时候的兰桂坊,有很多的故事。王菲刚刚起步,常来到兰桂坊;陈百强几乎每天都来,曾经都睡在兰桂坊里的;还有杨紫琼,兰桂坊伴着她的成长,她曾经就坐在靠里的座位……

「加州餐厅」火了后,整个八十年代,盛智文都在不断收购兰桂坊区域的地产,兰桂坊 70% 的物业都在他的名下,而购买地产的决定也让盛智文真正成为「兰桂坊之父」。

盛智文称自己不仅仅是一个酒吧、餐厅的经营者,同时他更是一个业主,是以物业的拥有者的角度来管理兰桂坊这个地方。「这是我认为的最重要的一个发现点。如果当时没有这么做(在兰桂坊里面和周边买很多物业)的话,我创造的财富要比现在少很多很多。只要有机会和能力,我依旧会建议经营者们把场所买下来,这些物业是能够带来长期的保值和回报的。」

在盛智文的努力下,现在,兰桂坊已从破旧小街打造成了世界级娱乐招牌,彻底改变了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兰桂坊是亚洲第一夜店、是欢乐时光的代名词、是明星云集的潮流之地,是香港地标。

在接受采访时,盛智文表示,「在兰桂坊每个人都很平等,明星、名人,他们也像普通人一样在兰桂坊放松,而其他夜店经营者更喜欢标榜能够提供富人专属服务。」对想花大价钱进驻兰桂坊开酒吧的人,盛智文则坚决拒绝,「我不是贪财的人,如果有人要多付钱,我反而会起疑。以前,黑社会就通过各种方式接触我,想要将势力渗入兰桂坊。他们愿意出两三倍的租金租我的酒吧。但我总是婉拒,太高的租金会令我不安。如果只是看着眼前的钱,处理的方式可能会不一样。我不能让黑社会砸了兰桂坊的招牌。」这也让「灯红酒绿」的兰桂坊「一直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地方」。

盛智文说,「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来兰桂坊一起喝杯啤酒,出租车司机可以与在投资银行工作的女孩相邻而坐。你可能会偶遇陈奕迅、林忆莲,他们会接受你的请求在台上唱几首歌,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兰桂坊几乎每天都是一场大派对,激发每个人的热情。这里欢迎所有人,即使你不花钱、没有钱,也可以在兰桂坊的街上到处转转,观察各种有趣的人。」

随着企业越做越大,近些年来,盛智文也带领兰桂坊进军内地市场,比如成都、上海等。对于挑选合伙人,久经商场的盛智文有自己一套标准,「我会考虑项目在哪里,城市的规模和文化,财务条件等。其中最看重的是投资者的素质,他必须和我拥有共同的经商理念,真正明白兰桂坊是个什么东西。合作就像是结婚,你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夫妻天天吵架,我同样不愿意因为理念不合天天争吵,所以我必须选跟我相同性格的人合作。他应该有创意,头脑清晰,因为我就是个有创意又头脑清晰的人。他还必须很自信,拥有国际视野,思维开放不固执,哈哈,总之就是像我这样的人。」

如今,盛智文创办的兰桂坊集团已成为一个多元化的大型企业,核心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投资,商业、休闲和娱乐业务的运营和管理等,业务遍布亚洲各地。

尽管有着 30 多年的历史,但兰桂坊仍然非常热闹。盛智文说,「过去每一回出现什么新地方、新变化的时候,他们都说:噢,这下子兰桂坊完了。可是,兰桂坊到现在还没完,活得很好。面对变化最好准备的是提前创造那一点点的不同,创造独特的风格,比竞争对手多一步,那么就可以了。去年成功的案例,不一定代表明年也一定能成功。在我的生意领域里,我既然做了,那就一定要做成行业的龙头和引领者。我认为未来的方向,就是利用科技手段。因为科技,人们的口味大幅改变,特别是年轻人。每个人都有智能手机,这颠覆了每个行业和每个人的生活。因此你必须要融入新的潮流趋势。虽然我不再是个年轻男孩,但我的思维依旧年轻开放。如果你自满,就不会成功太久。」

3

虽然兰桂坊让盛智文赚得「盆满钵满」,但他真正为香港人所称道的却是因为另一处地标建筑——香港海洋公园。

2003 年,香港海洋公园已连续 4 年每年亏损超过 2 亿港元,「非典」的打击更令其雪上加霜,一度面临关闭。当时香港政府已经着手引入迪士尼乐园落户,对于这个死气沉沉的本土游乐场应该何去何从,大家都感到很头疼。

被逼无奈之下,时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董建华打电话给盛智文,求他接手香港海洋公园。接到电话的时候,盛智文感到很震惊:我说你疯啦,我是个生意人,从来没经营过主题乐园,也不知道怎么经营主题乐园。后来董建华连续给我打了 6 次电话,我实在不好意思驳他面子,就告诉他先去公园现场看看再做决定。

于是盛智文在当时的海洋公园 CEO 陪伴下仔细参观了乐园,「游乐场的状况让我很震惊,我感觉这个公园快要倒塌了。栏杆的油漆几乎都剥落了,马路四处是裂缝也没有人维修。我问当时的 CEO 为什么不维护公园,他摊开双手告诉我两个字:没钱!」

盛智文认为,要么就彻底关闭海洋公园,要么就认真大干一场,建设成世界级的主题乐园,「后来我打电话给董建华,告诉他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2003 年 7 月,盛智文正式成为香港海洋公园主席。盛智文指出:成功的秘诀在于为人们提供超过预期的产品和服务,他们才会再来。

盛智文认为,迪士尼和香港海洋公园不一样。迪士尼是舶来品,海洋公园是本土产品,有本土认知度。迪士尼关乎幻想,在这个领域做得最好,但它的景点却是机械重复的,而海洋公园是关乎环境、教育、海洋、动物,每一天都有所不同。「我们更换了员工制服,修复了栈道,重新粉刷了海洋公园。就像给一位老太太做整形手术,我给海洋公园做了整形手术。」

针对香港海洋公园的「稀缺性」,当时,盛智文打造了不少好项目,比如引入大熊猫展馆、成立大型水母馆、在鲨鱼馆中安排水底婚礼、引入冰极动物、让游客边用餐边欣赏鸟类表演等。

与此同时,盛智文表示,「娱乐产业最重要的是气氛,要让大家开心。在兰桂坊我们每周都搞一次大型活动,来海洋公园后我提议游乐场每隔两周搞一次大型活动。」举行活动的时候,盛智文并不只是动动嘴巴的甩手掌柜,而是身体力行,更多次不惜牺牲形象扮演各种奇怪角色。比如:火辣舞女、变脸大师、中国鬼、小雪人、水母等。每次出场,他都力图给观众一个意外惊喜,既活跃了乐园的氛围又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在娱乐化营销和企业媒体化方面,盛智文都做得非常好。那时候,香港海洋公园牢牢占据着媒体头条,他几乎每月都召开记者会,大小活动不断,高调的作风让海洋公园的全新形象渐入人心。

当然,盛智文不仅有着高超的公关技巧,他还擅于利用自己的政治优势为香港海洋公园的发展争取到 55 亿港元的融资,其中 25% 来自于香港政府的特惠贷款,这笔资金令香港海洋公园得以改头换面。

香港海洋公园在盛智文接手的第一年就扭亏为盈。在盛智文担任主席时期,这座由香港特区政府全资拥有的主题公园一直保持平均每年纯利约 1 亿港元的纪录。而其竞争对手香港迪士尼主题乐园运营了 7 年,直到 2012 年才开始盈利。因此,盛智文也被称为「米老鼠杀手」,他把香港海洋公园的规格级别提升到人们前所未见的高度。

根据香港政府的规定,委任公职的年期一般不超过 6 年,而盛智文出任香港海洋公园主席却长达 11 年。盛智文宣称,香港海洋公园的成功比兰桂坊更让他骄傲,「香港海洋公园拿到了全球最顶级主题公园大奖,是亚洲第一个获奖的主题公园。你知道吗?我为海洋公园花了很多时间,但这么多年我没有拿过一分钱酬劳,我做得很开心。因为这是可以让游客开心,也让全香港人感到自豪和有面子的事情。」

当然,为表彰盛智文对香港的重大贡献,香港政府也为他颁发象征最高荣誉的大紫荆勋章。

4

2008 年,盛智文做了一件颇为轰动的事情,他决定放弃加拿大国籍,成为一名中国人。盛智文说:我为香港做了很多事,我帮助了海洋公园,我建了兰桂坊。人们信任我,仰望我。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对加拿大一无所知,我已经 15 年没有回加拿大了,我的孩子在香港长大,他们一生大概只会回加拿大 5 次。加拿大不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这里,我属于香港,属于中国。我信任中国,并不担心中国的未来,我看到中国那么多的变化,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香港回归的时候,一堆外国媒体跑来希望我说些内地的坏话。我说香港在中国政府的领导下,一定会越来越好,他们都说我疯了。事实证明我没说错。这么多年在香港,我一直被称为「鬼佬」。现在我终于不再是「鬼佬」,我是个中国人了。

盛智文常开玩笑,称自己为「一个白壳鸡蛋,外壳是白色的,内心是黄色的。」他认为很多外国人,甚至中国人,并没有像自己一样去了解过中国。

在 2019 年的一次演讲中,盛智文说:我已经在香港和澳门待了 48 年。35 年前,我在湖南长沙开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35 年前的中国,完全不似今日我们所熟知的这个国家。对我来说,这感觉像是生活在一本活历史书中,亲眼目睹发生在中国的各种变化。当年邓小平到深圳视察,站在田地里时,我也在那里。他说,「这里将变成经济特区 」。我心想,「这个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当我们看到如今的深圳,才发现邓小平当年不仅说对了,而且极富远见。朱镕基当年去上海时也是一样。当朱镕基从浦西望向浦东时,我也在那里。他说这里将变成上海的核心金融区。我心里又想,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吗?明明一眼望去都是田地。但是,事实胜过一切。中国的发展速度,不可思议。近三四十年来我们目睹了中国的进步,这是西方国家无法比拟的,让我十分惊叹。

盛智文表示,「我年轻时跨越半个地球,看到了这片土地的潜力,从此在这里安家。我觉得下一个潜力股就是粤港澳大湾区,因为全世界的商人,都会想要参与其中。我有句话总是挂在嘴边:我并不关注这个事物目前是什么样,而是看它未来会是什么样。在我看来,粤港澳大湾区将会是全世界四个湾区中发展势头最为强劲的。我从没后悔入籍中国,作为中国人我很骄傲。」

5

作为商界「鬼才」,盛智文认为自己的成功主要和个人的性格有关,无关种族和血统。「我的家族没有经商经验,爷爷奶奶二战的时候去世了,我母亲是一个在医院工作的普通人,父亲在我 7 岁时就去世了。我不是富人家庭出身,我知道没有钱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也知道有了钱会怎么样。我还知道不管富有或贫穷,一天都吃三餐,都从妈妈肚子里出来,都要死去。总有比你更有钱的人,我不会想成为一个有钱的人,而是想做一个好人。实际上,无论有钱没钱,大家都从同一个地方来,最后也会回归同一个地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有的富豪很有钱,却因为社会责任或者对工人苛刻等问题,名声很糟糕,财富也买不来名声和面子。」

「没人给过我什么,我都需要自己去解 决。我从来没有读完过一本书。我是销售员、设计师,我做任何可以把东西卖出去的事情。所以我放弃了读大学,在工作中学习。我不打网球不打高尔夫,你问我有什么爱好,我的爱好就是工作,因为我真的没时间做收藏邮票等事情。实际上,我不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工作,而是在玩,而且是一种能赚钱的玩。我成功的秘诀是快乐。」

盛智文非常谦逊,说话的时候经常手舞足蹈,逗大家开心,即便被攻击也不愿对竞争对手恶语相向,十分受人尊敬和喜欢。他总是精力充沛、充满正能量,盛智文的字典里没有恐惧、没有后悔、没有失败,只有勇往直前。

除了积极向上外,盛智文身上还有很多吸引人的特质。比如他常年保持头脑清醒、前瞻思考,喜欢开放、自由、学习、创意、顺势而为。盛智文极其自律,今日事今日毕,东西永远收拾得干干净净。作为「夜店之王」,盛智文一生滴酒不沾。他每天上午锻炼一小时二十分钟,在过去的 40 多年里,从来没有落下一天,不论发生什么事。此外,盛智文也坚持健康饮食,不吃油炸食品,相信所吃决定健康。他还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在需要睡眠的时候睡觉,至今仍坚持每天早上 6 点起床。盛智文认为:健康就是财富,健康是第一位的。不论你有多少钱,生了病也无福享用。

因为极其自律的健康生活方式, 70 岁的盛智文每天仍然开心得像个孩子,从没有为什么事情焦虑过。盛智文调侃说,「我还记得 6 岁时电视里的一句台词:Horse has big head,let him worry (马的头大,让它去焦虑吧)。既然上帝把人的头造得那么小,那么我们还焦虑什么呢。所以我从来不担心,总是乐观地相信自己,不断尝试。」不过,盛智文却从未要求儿子像自己一样自律,只希望孩子能做自己喜欢和快乐的事情。他认为孩子不要光听父母的,要为自己做选择。

对于年轻人该如何抓住未来的机遇,盛智文在近期的采访中,也给出了一些建议。他说:首先,年轻人要时刻保持正向思考。消极思想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年轻人不要胸襟狭窄,不要受社交媒体的影响。年轻人要有自己的想法,并努力把想法成真。别浪费时间,抗议活动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另外,年轻人要张开双眼,永远提前为明天思考。想一想即将来临的新事物,留意新趋势。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有积极的态度,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你的未来取决于你自己。像运动品牌 Nike 所说,「 Just do it 」,别想太多,你可以做到的。

关于未来,盛智文表示:我希望世界和平,没有污染,大家都身体健康。我还希望人与人之间多一点包容,少一点你死我活的纷争。生命太短暂,并不值得这样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留言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