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发布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压实了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或许对中国资本市场更有利

消息,2月19日,上交所发布了《关于终止对云知声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定》,提及云知声主动撤回科创板申请。
这并非孤例。10天前,“天才少年”刘自鸿归国创办的柔宇科技也悄然撤离科创板。当天,还有6家正在创业板IPO排队的企业终止IPO。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进入2021年,IPO终止项目迅速增多。
这些IPO戛然而止的名单背后,是一场愈发严厉的监管风暴。今年1月,证监会正式下发《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随后20家企业被抽中抽查。进入注册制时代,IPO现场检查正在升级,于是出现了一个现象——很多原本奔赴IPO的企业打起了“退堂鼓”。

火门网了解到今年1月29日,证监会下发《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下称《检查规定》),包括现场检查适用范围、检查对象、检查程序、监督管理措施等内容共23条,明确检查审计单位和人员的权力义务,压实了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并加强对检查人员的监督。

《检查规定》指出,按问题导向和随机抽取两种方式确定检查对象。对于问题导向企业,结合重点存疑事项的性质和内容开展现场检查,并可以围绕前述存疑事项对检查范围进行必要拓展。现场检查方式包括查看经营场所、获取资金流水、走访客户和供应商等。对于随机抽取的企业,则重点围绕财务信息披露质量等事项开展现场检查。

值得注意的是,检查对象确定后,审核或注册部门要在三个工作日内书面通知检查对象和中介机构,如果检查对象自收到书面通知后十个工作日内撤回首发申请,原则上不再对该企业实施现场检查。但在撤回申请后12个月内再次申请境内首发上市的,应当列为检查对象。

具体规定一出,激起千层浪。两天后(1月3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便组织完成了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第28次抽签仪式,共407家拟申报科创板、创业板企业参与,其中20家被抽中,其中就包括柔宇科技。

很快,伴随抽签名单发布,两大板块开始密集出现申报撤回的现象。比如这20家现场检查企业中,柔宇科技、凤凰画材、格林生物、湘园新材、恒兴科技、建科集团6家撤回申请,终止审核。

IPO现场检查制度始于2014年,此次一次性纳入400多家首发公司进行抽签并抽中20家公司,十分罕见。与此同时,创业板自实行注册制以来,共有近50家公司被终止上市,同时间和密集程度对比来看,一个明显的信号传递出来——今年的检查力度和频率将加大。

众所周知,2019年7月设立科创板试行注册制及去年8月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根本目的是通过A股市场化改革优化服务实体经济功能,特别是为科技创新企业提供直接融资渠道。然而,造富效应驱动下,带病闯关、浑水摸鱼者越来越多,有的企业甚至和保荐机构合伙做假,为的是实现上市早日套现。

“一连串政策出台,都是在‘提醒’IPO排队企业,不要带病申报、存有侥幸心理。”北京一家头部VC合伙人告诉投资界,目前申报企业的生产与销售情况、持续盈利能力、抗风险能力、内部控制、关联交易等都是监管重点关注的内容。“如果公司暴露出诸多问题,比如财务数据造假,选择主动撤回是明智的。”

该投资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对企业本身来说,在发展过程中有机会四、五年就上市了,但IPO不是一个绝对的目标,更不应是企业发展的顶峰,应该是另一个起点。“未来在上市公司里不是比谁拿到了门票,几年后拿到IPO门票可能没有以前那么有意思了,而是比谁在这个舞池里跳得最优美,谁能借这个资本舞台变成产业龙头公司。”

或许,一切才刚刚开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留言与评论